应昊茗最可爱

4
出了门阳光大把的流淌在地面上,清风微微樊行觉得身上似乎大好。眼前白绯绯一手撑着车门另一只手竖起食指绕着钥匙圈打转转,巧笑倩兮,樊行一下子看的有些痴了。“喂!傻瓜看什么呢?”白绯绯拉开车门坐在了驾驶位上“快上车啊,我们再去一次现场。”樊行赶紧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上以掩饰自己的窘迫。
白绯绯坐在驾驶上沉吟了良久,樊行想着她或许有话对自己说,偏过头看她。嗯,她思考的样子也很好看。“那个······”白绯绯终于开了口:“先挂挡还是先踩离合啊?”哈?樊行腹诽了神兽果然还是傻啊~就见白绯绯一眼横了过来好像在抗议说谁傻呢!樊行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算了,还是我来开吧,来你下来咱们换个位置。”打开了车门,刑侦二队的老祝迎面走来。虽然不是一个部门但是老祝为人一向热情开朗,樊行和他私交不错。老祝也看见了樊行一把把他扯了过来,一条胳膊夹住了他的脖子:“小樊,咱们俩好几天没一块吃饭了,你小子上哪浪去了?”说罢眼睛看向了从车上下来的白绯绯“呦呵!哪里来的小妹妹呀?你小子春天终于来了呀!”“去你的!”樊行反过身把自己从老祝的魔爪下解救出来:“还春天呢!城郊那杀人案还没结呢,我再去做趟痕检。”樊行避开了白绯绯的身份,不然怎么办,总不能跟二队长讲我一个法医带神兽抓鬼去吧!老祝倒是识趣的没有多问,上前伸出了手:“祝嵘”白绯绯握了上去:“白绯绯。”樊行看着眼前两个人总觉得气氛怪怪的。“听说城郊那案子挺有意思,正好我手头的都结了,不如跟你们一起去看看吧!”老祝说的时候笑的有点挑衅。樊行一个头两个大,看什么?看我们抓鬼吗?!还不等樊行拒绝,白绯绯无所谓的拉开车门说:“好啊,去了还多个帮手。”
车平稳的在公路上行驶,但樊行的心情并不如车开的那般平稳了。那两位是前世有什么冤孽吗!
“白小姐名字里那个绯是哪个绯啊?”老祝开起了话头。
“绯色的绯。”白绯绯四平八稳的接过了话头。
“那不就是红吗?令尊大人是怎么想的啊?管你叫白红红?”这不是刚认识吗?老祝怎么这样?樊行觉得老祝过分了。
“我爸高兴!”白绯绯说的有点赌气,但又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坏笑着说:“我的名字还不算那么怪,我还有个朋友叫公公呢。”
“你!”祝嵘脸上突然一阵红一阵白,你了一句就再说不出一个字,气的抱臂在后座假寐,这场斗嘴以白绯绯的胜利而告终。
趁着老祝闭上眼睛,樊行用口型对白绯绯问:“你真要带着老祝抓鬼呀?”“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咯”白绯绯没有避讳,用正常音量大大方方的说,好像是故意气老祝一样:“行了,我昨晚也没睡好,眯一会。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车到了案发现场附近时已是傍晚,又是一股没来由的寒冷,迷迷糊糊的樊行听见白绯绯说了句:“逢魔时刻。”可惜樊行此刻的头脑已经不太清醒,没能问白绯绯是什么意思。“喂,小樊是不是到了。”老祝一只手搭上樊行的肩膀问,奇怪的,樊行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发现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在了上一次停下的地方。“这······我······”樊行指了指方向盘又指了指自己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刚刚也算是打过一次照面了。”白绯绯正色道,与祝嵘对视了一眼道:“下车吧,真正的战场在前面。”

情绯得医

搞丢的稿子找回来啦  撒花  这些天因为一些事耽误更文啦 不好意思 爱你们[em]e166[/em]
    3.
    “你吓到我了诶。”车窗外的女子一脸淡定说的毫无诚意。樊行明白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眼前这个看似鬼魅的女子刚刚从女鬼手下救了自己。声音不会错,那样的声音听一次就能记得住。别墅里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现下才好好看清她的样子。明明二十岁的皮肤脸上却有着几分历经红尘的神韵,一双杏圆的招子好像凝固的湖水又像飞檐上的琉璃,正似笑非笑的打量自己。像喵星人看见了毛线球?!自己为什么会冒出这么奇怪的念头?
“你打算看到什么时候呀?我又不是猫。”女子压弯了眉眼,笑着对樊行说,说话时小虎牙有些调皮的招摇。“外面有些冷,你先让我进去好不好?”樊行有些木木的点点头,没有反应过来,她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还是车里暖和。”她自说自话的坐到副驾驶,伸出右手“我叫白绯绯。”樊行礼节的握上去,白绯绯的温度实实在在的传来,没有一丝的凉气。“呵呵。”白绯绯干笑了两声把手抽回来又假装冷的搓了搓。“你呢?你叫什么?”“樊行。”车平稳的按白绯绯指示的地点行驶,樊行盯着前方,不时借后视镜观察白绯绯若有所思。“大晚上怎么会一个人来这里?”白绯绯正色问到。“哦,我吗?”心里想着事情的樊行一下子回过神来。“我是个法医,这起案子有些蹊跷晚上实在睡不着就过来了,没想到一过来就撞鬼了。还差点也跟着交代给了那个女鬼。”白绯绯听了偏过头问道:“你怎么一定肯定是女鬼呢?”“看身量啊。”樊行脱口而出“虽然女鬼的样子看起来已经血肉模糊,但是还是能判断出的。”白绯绯听了张开了口,但也只是重重吐了口气什么也没说,摇了摇头神色有些哀伤。樊行满腹的疑问还没问出口,就见白绯绯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你今晚算是安全了,先回吧我也累了。哈~家里水龙头还没修好呢,明天下了班过来找我,也该是时候做一个了断了。”
这算什么事!什么叫算安全了?这种东西能算吗?做一个了断?她早就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又一个问题在樊行的脑海里打转,不知不觉樊行睡了过去。那一夜睡得并不安稳,总隐隐约约听见婴儿的哭声,不同于平日的小孩哭闹,梦里的声音惨痛又凄厉,带着一股要与你不死不休共坠地狱的怨毒。声音越来越近,胸口突然一重,一个满身是血的婴儿压在樊行身上,那甚至都不能称之为婴儿。它还没有寻常早产儿的一半大,脸上还算正常,维持这普通新生儿没长开的样子,脸有些皱在樊行的视线里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啊!”樊行又是大喊一声,发现自己正在办公室里,外面的天已经大亮了。自己的一声叫喊引得对面白绯绯从手中的资料中抬起头:“醒了,刚好,事情查的差不多了。”“你,你怎么在这?我刚刚不是在做梦对吗?”就算樊行是一个阅大体无数的法医也经不住连续两次的这般要命的惊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白绯绯听了他一大堆问题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诶~你问题好多诶。喏,你看。”白绯绯抬了下下巴,示意他看一下身后,樊行顺着白绯绯的目光看去,就看见昨晚那个女鬼飘若游丝的浮在自己身后。不知道是麻木了还是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心安,樊行已经懒得害怕了,转回头看向白绯绯:“我觉得不会有大白天在外面晃悠的鬼。”“嗯哼,你还不错嘛。”白绯绯孺子可教的点点头说“那确实不是鬼。”“那她是什么?”樊行想不出其他说法。白绯绯把嘴抿成一道直线继而说道:“只是一种情绪,怨或者恨,模样应该就是来自于她魂魄的模样吧。”白绯绯向樊行身后走去伸出的手径直穿过“女鬼”的身体“如果是鬼我降服倒是没问题,但眼前这个只是一种情绪,除了度化别无他法。”“她怨就怨为什么非要缠着我?”樊行忿忿不平的说。“那或许要问问这些咯。”白绯绯扬了扬手中的资料。“那不是死者的资料吗?”樊行一把夺过“你怎么会有。”白绯绯无所谓的耸了下肩说:“刚你被怨气缠身的时候我上了你的身啊。”“什么?!”樊行不可思议的喊“你到底是什么来历?”“我觉得呢,你应该先关心一下你身后那团东西。”白绯绯“善意”的提醒“至于我······少年听说过神兽吗?”白绯绯狡黠的眨眨眼,从前觉得她像猫,刚才又觉得她像狐狸了。

    2
    樊行驱车来到案发现场的别墅区,没有急于去案发现场而是围着附近好好转了转希冀能有所发现。十月份的夜晚温度并不像白天那样友好,除了三个喷嚏以外樊行什么也没有收获。还是先进屋吧,不然樊行很担心自己明天感冒连班都上不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太冷的原因,一路上他都觉得自己头脑好像有些不清楚,不清楚的走进了案发现场,似乎哪里不太对,可是是自己脑浆冻住了吗?想不出哪里不太对。
    屋子里没有亮灯,惨淡的月光透过玻璃直挺挺的照进地面。玻璃!玻璃不是被震碎了吗?樊行此刻的灵台一下子有一些清明,眼前也透亮了起来。只是此刻透亮还不如不透亮,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正端着水杯对着电视坐了下来。他不是警队里的人,樊行想喊却喊不出声想动更是觉得自己身体有千斤重,他也一下子觉察出究竟哪里不对劲。没有封条,没有警队同事看护现场,没有血迹也没有碎掉的玻璃。眼前的男子是自己今天研究了一下午的死尸,来不及顾念自己碎成渣渣的社会主义唯物价值观,樊行的脑海里弹幕狂刷起来见鬼了见鬼了见鬼了!要死要死要死!自己下午尸检的时候还把人家肝拿出来好好看来着,啊!他会不会挖我的肝啊?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啊!他会不会捅到我的肾啊?我还年轻还没有女朋友肾不能这么没了啊!他……他死了?眼前的人从沙发上起身好像看见什么惊恐的瞪大了浑浊的双眼然后从平地硬生生飞了出去,震碎了玻璃。身体装在墙上在沿墙滑下来,好像命案在眼前又发生了一遍。顺着死者死前目光的方向看去,乖乖!什么时候又来一只鬼?相比眼前这位樊行觉得自己的哪位“熟人“死的真是太他娘的体面了。眼前这位应该是个女鬼,应该这个词樊行用的非常准确。即使自己的社会主义唯物价值观已经荡然无存,但这并不影响樊行实事求是。眼前的女鬼整个胸腔以上全部血肉模糊,连肩部骨骼都是碎的,从胸前碎肉的体积和残存的身形来判断眼前这位,是个女鬼。女鬼的喉咙呜咽出声,缓缓转身,两个血窟窿直直的对着他。“救命啊!“不知何时能发出声音的樊行大喊。“闭嘴!“清冽的女声从身后响起只一个眨眼就挡在的面前。女鬼突然扑了过来,只见眼前的女子左手握住樊行右手以极快的速度在空中画着不曾见过的繁复图案,画符念咒一气呵成:“云从龙,风跳虎,乾上坤下,万法自然。”
       女子的咒语念完,周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瞬间崩塌。“啊!”樊行受到惊吓大喊一声从座椅上弹起来,发现自己仍坐在车里。难道刚才只是个梦?樊行环顾四周,一抬头却看见一个一身白衣披头散发的人正在车窗外看着自己……

求大大帮忙想个标题 一共是中篇目前就写出来这么多


       一  命案
       1.
       每一张可怖脸孔下,可能隐藏着一个被伤过的灵魂。                    ——题记
       当樊行在最后一份尸检报告上主检法医师后面签上自己的名字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如果不是解剖台上有受害者的话他可能就自己躺上去了。而这才是上班第一天,樊行已经可以预见到自己未老先衰的生活。
       一回到家樊行就直奔饭桌,鳏居的老樊早早地为儿子准备了他爱吃的排骨希望他能感受到为父的慈爱。事实上,樊行看着被切的标准如课堂示范的排骨时觉得自己宁可未老先衰也不要在法医这项伟大的事业里长成一个变态。“咳咳,爸今天送来个凶杀案死者挺奇怪的。”樊行顶着老樊殷切的目光岔开话题。原本笑眯眯的老樊眼睛一下子睁大了:“快说说,快说说。你爸我调上去之后好久没碰见有趣的案子,死者什么情况?”“胸部外伤,双侧血胸伴随多处外伤;左侧多发性肋骨骨折;脊椎骨断裂;心包积液;肝脏挫裂伤;呼吸心跳骤停。”樊行忽略排骨的外形后夹起一块。老樊听了兴致缺缺的说:“那还能有什么?这么大的力道车撞的呗。要么肇事逃逸要么买凶杀人。尸体哪发现的,查一下附近监控找找车就能有线索。”樊行听完摇了摇头说:“要是这么简单我就不问你了。现场我去过在郊外的别墅区,尸体是在死者家别墅发现的。邻居听见一声巨响报的案,我们进去的时候发现墙上从两米处到地面有一条血痕。很像把人撞到墙上滑下来,旁边一扇窗户都震碎了。可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除非出鬼了!”想着第一天上班就碰上这么个不明不白的案子樊行气的锤了下桌子。老樊沉吟良久后并未反驳:“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再不可能也是真相。”樊行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老樊转身就拿起了碗:“诶呦,我再去盛碗饭。”
       收拾收拾老樊关上门打算睡了,睡前不忘嘱咐一句:“这案子你把尸检报告原原本本的交上去就行了,别插手太多。”可樊行明明累了一天却怎么也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案发现场,越想越多心甚至回忆时觉得案发的别墅都透着一股阴冷。樊行猛的摇摇头,身为法医,自己的唯物主义世界观不能在这个时候动摇,干脆起身穿衣服再去看一次案发现场。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正和自家水龙头搏斗,还要防止乱喷出来的水溅在自己的白色睡衣上。突然女子猛的站起身,两条秀气的眉拧起,随手拿了条毛巾擦手之后自言自语走向窗边:“真的是!能不能不要在别人正忙的时候出来!”回头恨恨的看了一眼还在漏水的水龙头从窗口一跃而出,好像大鸟掠过树林。月光像一把刀,把她的影子切的像猫,有人说,影子里会藏着主人的魂。

马上要完?马上要弯?

当你和你朋友差点吵起来发现是个误会
然后猛然警觉你们俩矫情的TMD像谈恋爱
你的心情是不会比和她吵架好太多的……

凯鱼QWQ:

愿所见的光明即是一切,愿所有的黑暗从未存在

哥哥:媳妇儿闹跳楼怎么办  忍着不能笑 要宠
霄总:哥哥不爱我了(自以为)怎么办